timefinger

你总让我心软

我的人生就是一步步坚定去他娘的生孩子这一意愿的。

2018-11-04

短篇小说:龙不应该飞翔

每头巨龙的洞穴都是一座独一无二的宝藏,但任宝石和金子如何璀璨,都比不过洞穴正中间,那颗放在塔夫绸和天鹅绒上的火红色龙蛋,而与大多数生育困难的种族一样,子嗣永远是巨龙最珍贵的宝物。

龙蛋叫做阿拉克斯,是三年前它的祖父龙和祖母龙商量后郑重定下来的名字。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名字本该一年前就正式进入龙族社交场合,但忧心忡忡的父母担忧娇小的龙蛋不够健康,所以责令阿拉克斯晚一年出生。

如果是普通的幼崽,当然不会这么听话,但龙族的大脑几乎从母亲肚子里就开始发育了,所以阿拉克斯乖巧地听从了命令,数着日子等待自己的出生。

今天恰巧是准备期的最后一天,只要等着长老替它把壳剪掉,阿拉克斯就可以进入龙族幼儿园接受...

2018-10-29

短篇:你是我爱的缺口

主人公叫做悠悠,你可以把它看作一个男孩,也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女孩。

悠悠只是悠悠,悠悠的身份仅仅作为一个孩子而存在,哪怕它已经22岁,还有一个月就要过23周岁生日,也不妨碍悠悠对自己的清晰认知。

“我是一个孩子,年龄有点大,但还是个孩子。”悠悠对自己说

悠悠很怀旧,这点体现在他对电视的偏爱上,电视刚出来没多久,年幼的悠悠已经学会双手把着板凳看里面的小人,后来手机成为大众手中的“随身魔法物品”,长大的悠悠依旧在看电视。

平日里,悠悠最常坐的事情就是躺在沙发上,手指随便拨弄调台按钮,这个看一会,那个看一会,哪怕是大家最讨厌的广告,也能让悠悠沉迷不短的时间,这样一来,悠悠对节目的喜好就显得捉摸...

2018-09-21

不想成为杂草的韭菜不是好韭菜

A:你在干什么?

B:我在割草。

A:你疯了吗!这是韭菜

B:嘘,小点声,你可不能让它们知道自己是韭菜。

A:这又是什么意思?你把我弄糊涂了,韭菜是韭菜,杂草是杂草,再怎么傻的韭菜也不会把自己当做杂草吧。

B:那是以前,你以为这还是过去那种说长一厘米不长两厘米,割完一茬还有新茬的年景呢!现在的韭菜呦,不听话了

A:说的在理,可这和野草又有什么关系?你还不如放条狗,成天冲韭菜汪汪叫,威胁它们要是不听话就被狗爪子扒掉。

B:你以为我没试过吗?这茬韭菜倔死了,威胁不管用了,所以我得换一种方法,现在不正在试验嘛!

A:愿闻其详。

B:这方法说来简单,就是找个大喇叭,每天24小时催眠它...

2018-08-23

猫:你拥抱了我

我有一个多月没写过和工作以外的文字了,这让我觉得自己有点迟钝,像是疏于上油保养的轴承,等一下就要冒火星报废的感觉。

我为什么写作,为什么组织词语,又为什么害怕它,这都是让人不太想回答的问题。

你的直觉告诉你不该说出明确的答案,让这些问题继续保持神秘,是维护生活和头脑的武器,因为它们一旦被“捅开”,就等于失去最后一层遮羞布,你会从里到外地感到羞耻。

类似的感受让我想起猫,两者带来的感觉其实差不多。

一部分挫败感,一部分喜悦,一部分柔软混杂在一起,很多时候你以为自己在控制,实际上是被统领。

我记得自己有一次坐在地板上,两条腿支起来,把黄白花色的那只猫圈在里面,它的脖子在我的右手掌下,左手...

2018-08-21

生活是藏在被褥下的屎尿

回家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怀念起工作的城市了。
我在一个很繁华的商业圈上班,写字楼到处倒是,往前走两步就能看到万达,楼下有24小时的便利店,半夜我经常去买夜宵。
那是一段在心理上过得很快的时间,日常就是工作、下班、吃饭,周日放假可以出去玩一玩,挺累的,但不用想太多东西。
现在我辞了职,回家的这段日子里,心情逐渐被焦躁充满,我想念过去简单便捷的城市生活,想念一个人的日子,这不代表我不爱他们,只是我无法适应,就像海水鱼进了淡水,我喘不上气来。
最近我又跟着家人到了一个新地方,爷爷奶奶生活的老家。这栋房子比我们那个小县城的家要破旧很多,没有光滑的地板和松软的床垫,家具还是90年代的那种,睡觉就是在类似于...

2018-08-19

我看着镜子,里面站着一个苍白的魔鬼

今天晚上我去了超市,近两个月以来的第一次。

天气很热,带着海滨城市特有的潮湿,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块注了水的肥猪肉,从里到外都是湿润的,说不定某个时刻就会融化,连带着内脏和骨头,滑溜溜纠结成一团,仿佛是洒在地上的老北京卤煮。

熟悉我写东西的人应该知道,我的文章永远是东一锤子西一棒子,欠缺逻辑,经常前一秒还在谈一件事,后一秒就开启另一个话题,这是个毛病,我挺想改的,但目前肯定不可能,也许过一段时间我会把思路这根弦安上,但今天我只想随便谈,谈什么都好,一百字、一千字、一万字都无所谓,只要写下来就可以。

我走在路上的时候,回忆自己过去写过的那些文章,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童年时最喜欢的雪糕,...

2018-07-16

女人:我只是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

女人:看什么呢?眉头都皱起来了

男人:微博热搜,唉!这女人也太渣了,不仅出轨,还把财产都转移了,连孩子抚养权都要拿走。

女人:别生气了,宝贝。人性嘛!女人出轨多正常一件事,你看看咱们上一辈的,出得可比现在还欢呢,宽宽心,反正我肯定不出就是了。

男人:说得你好像真的会永远爱我似的。

女人:永远爱你肯定不可能,但此刻我肯定是爱你的,这不也挺浪漫的吗?

男人: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下一刻就不爱我了。

女人:谁知道呢?人的情感时时刻刻都在变。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能保证下一刻会不会变心。

男人:我觉得你在逃避问题。

女人:我只是在避免你揭开某些真相,毕竟这真相如果伤害到你,我会心疼的。

男...

2018-07-15

卑鄙的我,明亮的你

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话,这句话的原意是说:一个人对你好,不取决于给你多少钱,而是在于给你多少爱。说真的,真他妈傻逼。

因为上述这句话成立的前提是,你的时间和精力本身就很值钱,简单来讲,你要么有趣到让人不想错过你的每一个瞬间,要么各方面都优秀到能开口说出我的时间和精力就等值于足够的金钱。

然而作为普通人,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无趣、无聊加上没钱。

这样的基础上,金钱的价值会远大于你廉价的陪伴和早安午安,显而易见的有点残酷是不是,但越清晰明了的事实,反而越能帮助你认识一些真相。

我在很久很久之后才发现,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不在乎我们彼此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久,或者是不是一见面就黏黏糊糊地腻在一起,我...

2018-07-12

抚摸她的脸颊,扼住她的脖颈

我上公交车之前,看到一个女人,30多岁,不年轻了,上身一件有点旧的牛仔外套,下面搭着蓬蓬的白纱裙子。

这场景仿佛是具象化的蓝天白云,廉价版那种,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我在那一瞬间有种感觉,世界远去了,没有嘈杂等待公车的人群,没有太阳和灼烫的指示牌。

一切都变得漆黑和安静,我在同样安静的池子里,化作一尾银色的鱼,视线就集中在那个女人身上。

她是格格不入的存在,太显眼了,颜色也不对。 她应该染成旧旧的颜色,被我或者其他鱼儿,像是食人鱼撕扯鹿腿那样。

哗啦啦,哗啦啦地撕扯个干净。

这是比其他人都高明的一点,别人用眼睛记录,我用味觉,品尝她的那一刻,所有的滋味便浓缩在记忆里,任谁也无法夺走。...

2018-06-19
1 / 18

© timefinger | Powered by LOFTER